黄骅市人民法院

公告

当前位置:
黄骅市人民法院 >>
信息详情

商场员工非工作时间在商场受伤
谁该为这场事故买单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3日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范围愈加广泛,活动方式更加丰富多彩,随之而来的侵权纠纷也日益多样化。当特定身份的被侵权人因不同的侵权行为导致一个损害结果发生时,侵权责任又该如何认定?在黄骅法院审结的一件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中,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郭某是某商场的一名职工,休假期间到该商场购物,从商场4号门离开时,被放置在出口棉门帘处的木板绊倒摔伤,入院治疗19天。经鉴定,郭某因摔伤致右腓骨远端、内踝、后踝骨折,右下肢活动受限,构成十级伤残。

原来,该商场与刘某签订了两年的装修合同,委托其对商场内部经营设施进行日常维修及更新装潢。事发当天,刘某将两块木板卸在商场4号门出口悬挂的棉门帘处后,安排了一名工人进行看管,但该工人在此期间离开门口接打电话,郭某正好从4号门离开,导致摔伤。

郭某认为,商场在装修过程中随意堆放装修材料,且未放置警示标志、采取安全措施,应当赔偿自身的损失。协调未果后,郭某向黄骅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商场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2万余元。

商场在庭前提交了与刘某签订的装修合同,并申请追加刘某为被告。刘某辩称,他是按照商场的要求将装修材料堆放在4号门,堆放位置也不在行人通道,且郭某作为商场职工理应清楚4号门是货运通道,应当预见该处可能堆放货物,故其不应该承担责任。

黄骅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刘某在装修维护过程中,将工作用料(木板)放置在行人通道出口棉门帘处,因该门帘底部不透光阻挡顾客对门外情况观察的视线,且刘某未在出口内外放置安全警示标志,虽安排工人看管,但该工人未尽到看管职责,是造成郭某受伤的主要原因,因此刘应对郭的损失承担主要赔偿责任(70%)。刘某虽主张郭某系商场员工,理应清楚4号门非顾客通道,但并未提供证据。郭某提供监控录像显示,事故发生前、后,4号门均有顾客出入,刘某主张4号门为货运通道,顾客不应通行证据不足。商场对刘某的装修维护工作负有监督与管理职责,并对商场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其应对郭某的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郭某作为成年人,为确保自身安全,在出入门口时应仔细观察,慢行通过,因其未尽到相应注意义务,亦应对事故的发生承担10%的责任。

最终,黄骅法院判决被告刘某赔偿郭某损失共计7.4万余元,商场赔偿郭某损失2.1万余元。刘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沧州中院审理后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公民的人身权利受到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以,认定侵权责任以存有过错为前提,且过错程度大小直接影响着最终的责任承担,被侵权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存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刘某将木料放置在不透光的棉帘底下、且未放置警示标志的行为是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商场管理方亦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故双方均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侵权人郭某除未尽合理的注意义务外,是否还因其系商场员工而负有更大的注意义务,要为损害结果承担更大的责任。本案中,郭某事发前虽为商场员工,较其他普通顾客更熟悉商场的布局设置,但根据现有证据来看,4号门虽为商场的主要货运通道,但在事故发生前、后,均有顾客出入,此处具有供顾客通行的功能,刘某也未因装修设置禁行或注意的标志,重点是商场一直也未因货物运输而禁止顾客通行,作为员工仅是知道该门为货运通道,同时也可供顾客通行,因此不存在郭某作为员工,在知道4号门为货运通道的情况下而加重其自身责任的情形。因此,郭某只承担了10%的责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