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市人民法院

公告

当前位置:
黄骅市人民法院 >>
信息详情

法官明察暗访破解“独生子”的花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2日




近日,黄骅法院民一庭在审理一件特殊程序案件中,办案法官许淑月经过抽丝剥茧,明察暗访,最终破解了申请人伪装成“独生子”申请宣告父亲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骗局”,切实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2019年10月,窦乙向黄骅法院申请依法宣告其父窦甲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并申请指定其为窦甲的监护人。申请书载明,窦甲自2003年发生交通事故后,因脑萎缩而神志不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在2018年11月曾向法院提交申请书,并经法院委托做出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被申请人窦甲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当时因窦乙未能按时出庭导致案件按撤诉处理,现再次向法院提出申请。

承办法官许淑月在审阅案卷材料时发现,申请人提交的鉴定意见书确系法院于2018年案件中委托,但鉴定结论却未明确说明鉴定意见的有效时间,时隔一年,窦甲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原因很有可能已经消除,审慎起见,许淑月决定与窦乙当面沟通并作询问笔录。

窦乙表示,其父母早在2009年经法院起诉已经离婚,祖父母也早已去世,他是“独生子女”,作为窦甲的唯一近亲属,他同意给父亲重新做司法鉴定。

然而,鉴定程序还未正式启动,案件却出现了匪夷所思的情况。一位自称“律师”却又明显不清楚法律程序的女士多次拨打庭室办公电话,追问为何已有鉴定结论还要费时费力的重新鉴定。虽然许淑月为其详细释明法律程序和规定,但其仍然态度强硬,声称拒绝配合重新鉴定,并表示要向相关部门反应法院故意拖延时间的违法行为,以此施压。对这一反常的情况,许淑月感觉这件看似简单的案件很有可能暗藏玄机,于是决定重新整理办案思路。

许淑月首先与2018年审理相关案件的法官进行沟通核实,了解到被申请人窦甲自己有房产单独居住,并且之前曾情绪激动地拒绝做司法鉴定。此外,许淑月走访了窦甲的邻居,据称偶尔看到窦甲捡拾废品养活自己。种种迹象显示,案情绝非想象的那么简单,但却苦于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许淑月突然想到了窦乙所说其父母起诉离婚的说辞,立即从档案中调出了相关案卷,寻找蛛丝马迹。

果不其然,窦乙提交的申请书载明窦甲于2003年发生交通事故,窦甲夫妻离婚系在交通事故之后,但在离婚案件中并未提及窦甲生活不能自理,并且记录了“长子窦丙在石家庄工作,次子窦乙外地打工”。喜获破解困境的良方,许淑月如获至宝,经多方打听后得知了窦丙的联系方式,并立即与之取得联系。

窦丙表示,他并不知道窦乙向法院提出申请,并猜测窦乙的行为是为了方便处分父亲的个人财产,所以他坚决拒绝宣告父亲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荒诞的“骗局”终究落下帷幕,在事实和证据面前,窦乙不得不承认他还有一个哥哥在外地工作,申请宣告父亲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是为了自己的私心。经过法官的释法教育,窦乙深刻认识到自身行为的严重错误,主动申请撤回了案件。

【法官说法】

特别程序是指人民法院审理选民资格案件、宣告失踪或者宣告死亡案件、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案件、认定财产无主案件等特殊案件时所适用的程序,有别于一般的普通案件审理程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一百八十八条之规定,申请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由其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向该公民住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书应当写明该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事实和根据。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必要时应当对被请求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进行鉴定,申请人已提供鉴定意见的,应当对鉴定意见进行审查。

特别程序案件不是解决已然形成的矛盾冲突,而是确认一些法律事实、权利状态,经符合条件的利害关系人申请即为启动,程序简单、案情明确,但简单的申请内容往往为以后的法律行为提供了前提。本案中,如果法官没有戳破窦乙的“骗局”,势必影响到被申请人窦甲及窦丙的切身利益,进而引发一系列严重的后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