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市人民法院

公告

当前位置:
黄骅市人民法院 >>
信息详情

生前欲了身后事 “代书遗嘱”惹纷争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0日




   遗嘱是遗嘱人生前以法律规定的方式对其死亡后的个人财产归属问题所作的处分,并于遗嘱人死亡后发生法律效力的行为。设立遗嘱本是为了减少财产纷争,但有些遗嘱却因设立形式不规范、内容欠妥当,反而成为矛盾导火索。2020年2月,黄骅法院受理的一件继承纠纷便因一份“代书遗嘱”引起。

    2019年11月11日,朱某因病去世,但其在去世前的11月3日留有一份遗嘱,称将房产、车辆等全部留给侄子浩浩(化名),存款用于支付医疗费用及日常生活。作为朱某妻子的郭某看到遗嘱后,认为朱某将属于己方的财产份额也给了浩浩,严重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将浩浩诉至法院,请求判决遗嘱无效,并由郭某继承朱某的遗产。

    主办法官董海荣接收案件后,对原告郭某提交的证据材料进行了仔细查看,发现死者朱某一生经历多次婚姻变故,生前并无子嗣,与郭某系半路夫妻,双方于2013年结婚,共同生活了六年有余。另外遗嘱中,朱某将婚前自有的一套楼房及房内所有家具家电和生活用品、一辆电动汽车都留给了侄子浩浩;将全部存款用于日后的日常生活和医疗费用。通过遗嘱内容来看,朱某并未给老伴儿郭某留下任何遗产。

为进一步了解涉案财产现状、性质以及遗嘱的来龙去脉,董海荣通过电话联系了被告浩浩,经过沟通得知浩浩是朱某唯一的侄子,朱某最后住院的日子都是浩浩和其家人在照顾,郭某只是偶有探望,朱某的后事也是浩浩的家人帮忙处理的。此外,遗嘱是朱某生前通过口述遗嘱内容,让他人书写后打印而成,并在医院中由其本人所签;遗嘱所涉遗产主要是一套小产权的拆迁安置房,浩浩手中有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其他财产浩浩认可是朱某和郭某婚后置办。同时,为了证明遗嘱是朱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浩浩提交了一份用手机拍摄的遗嘱签订过程的视频资料。

    庭前调解过程中,签订遗嘱的视频资料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郭某认为,朱某并不识字,但录像中朱某却手拿遗嘱念念有词,且声音微弱,根本听不清楚内容为何,重要的是画面有卡顿和黑屏画面,其怀疑原始视频资料被剪辑过,要求浩浩提交视频原始载体,并主张进行鉴定。董海荣要求浩浩实事求是说明事实,浩浩承认朱某不认字,视频原始载体不知道弄哪去了,已无法提交。

鉴于浩浩对视频内容无法自圆其说,董海荣语重心长地与浩浩沟通:“虽然你持有遗嘱,但遗嘱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较大瑕疵。从形式上说,书面遗嘱中并无见证人签名,录像中虽能显示是你二伯本人签了字,但声音不清,且视频存在卡顿和黑屏,缺乏连续性,另外也没有无利害关系的人在场见证,无法客观表明是你二伯的真实意愿。从内容上说,即便遗嘱是你二伯的真实想法,但你二伯同时处分了与你二娘的婚后共同财产,这样遗嘱就部分无效了。此外,你提交的视频资料很关键,但如果你无法提交原始载体,加之视频中很多地方存疑,这份遗嘱很难被采信。”听完董海荣的一番话,浩浩认可地点了点头。

   考虑到浩浩与朱某的关系,以及浩浩与家人在朱某病重期间及料理后事等所做的一切,董海荣与原告郭某进行了沟通:“虽然朱某在遗嘱中未留有遗产给您,但若遗嘱不被采信,您作为他的唯一继承人,法律会依法保障您的继承权。同时,也请您体谅一下朱某的心思和意愿,浩浩毕竟是朱某唯一的侄子,在朱某病重住院期间,浩浩一直仔细照看着,并为其办理了身后事,也尽了自己的一份孝心,遗产方面能否适当作下让步。”

经过反复沟通协调,2020年3月31日,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调解协议,原告郭某继承涉案房屋及房屋内的家具家电和其他生活用品,并自愿给付浩浩上述财产部分份额折款45000元,浩浩领取的朱某丧葬费及存款,在扣除医疗费及办理丧葬事宜后,剩余部分归浩浩所有。协议签订当日,双方交接完毕,在法官兼顾情理与法理的调解下,这起意外的纠纷得到圆满化解。

    【法官说法】

代书遗嘱又称“代笔遗嘱”因遗嘱人不能书写而口述内容,委托他人代为书写的遗嘱。《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17条第3项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见证人须为非继承人、遗赠人等无利害关系人。一般而言,书写遗嘱后,由代书人向遗嘱人宣读,由遗嘱人确认,以确保系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确认无误后,由遗嘱人、代书人、其他见证人签名,并注明年、月、日。见证人是否适格,亦直接影响代书遗嘱的法律效力。本案所涉代书遗嘱,因遗嘱中无见证人签名,视频资料中遗嘱人声音不清楚,画面不连续,且无见证人在场,均影响了遗嘱效力的有效认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