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市人民法院

公告

当前位置:
黄骅市人民法院 >>
信息详情

快手直播闹纠纷 究竟孰对孰错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7日




快手作为新兴的短视频App,直播娱乐功能吸引了一大批粉丝,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消遣娱乐的“网上冲浪”之地,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这不,王某一纸诉状将程某诉至法院,请求就与程某签订的快手协议纠纷给予裁断。

2018年4月,王某与程某签订合作协议书,协议约定:为增加程某自有快手账号的知名度,王某负责给程某在快手平台上拉动人气及增加收益等相关事宜;程某将快手平台收益的40%作为报酬分与王某,并在每个月1号进行结算;程某直播号由王某绑定,若程某中途出现违约,绑定的快手号所有权归王某所有;程某不得在不合理的前提下终止与王某的协议,若程某违约应向王某赔偿违约金100万元。

合作一年左右,问题出现了。2019年4月,程某擅自中断直播,并自己开设小号自行安排活动。王某认为程某的行为给自己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后,王某将程某诉至法院,要求程某支付违约金30万元,快手直播号归原告王某所有。被告程某辩称,双方签订的合同应属无效合同,且违约金数额过高,不予认可。

黄骅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合同法》关于“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的规定,案涉协议中约定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原、被告分别在甲、乙双方处签字,摁扣指纹,应视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合法有效,对原、被告具有约束力。

此外,被告程某履行案涉协议的核心是通过原告提供的平台进行直播获取收益,双方分配收益、获取利润,被告程某擅自中断直播的行为致使原告帮助被告进行推广、宣传付出的商业成本无法回收,不能实现订立合同的目的,且截至停播之日合同有效期尚存两年,因此被告程某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

最终,黄骅法院根据案件情况及各方提交的证据,在综合衡量被告程某的违约情形、过错程度后,判决被告程某向原告王某支付违约金10万元,快手直播号归原告王某所有,驳回原告王某其他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由此可见,对于违约金数额是否过高的判断,应以违约行为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为依据。本案系快手主播违约纠纷,损失应包括为推广宣传付出的成本及预期收益,2018年4月至2019年4月,原告王某共转给被告程某17万余元,但考虑到该费用中存在被告程某为自己刷礼物的情况,仅以此计算预期收益欠妥,且合同约定违约金100万元数额过高,原告诉讼需求主张的30万元违约金亦过高,但因原告确实存在损失,经过综合证据,衡量违约情形、过错程度,同时考虑《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违约金过高或过低可予以调整的立法本意,以及旨在弥补损失的基准点,因此依法酌定被告程某承担违约金10万元。

友情链接